最新要闻
保障零工市场“灵活而不零乱”
作者:中国劳动保障报     发布时间:2021-09-18      阅读量:176

近年来,随着技术进步推动的生产方式变革和劳动者职业观念的变化,零工市场迅速扩大,成为吸纳就业、扩大劳动者收入的重要途径并得到了政府的重视。

李克强总理在第一届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大会召开时作出重要批示,对零工市场的发展提出要求,强调要“大力支持劳动力市场、人才市场、零工市场建设,更好促进就业扩大和优化人力资源配置,更大激发亿万劳动者和各类人才的创业创新活力”。

准确把握零工市场的时代特征

当今的零工市场除了传统的兼职、打短工以及与之相伴的“马路劳务市场”之外,又叠加了鲜明的时代特征。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使得工作场所和工作方式的多元化、平台化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大大扩展了打零工的场景。一切可以外包的,包括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都可以通过零工的形式完成,一些以任务外包和工作信息撮合的大型互联网平台成为此轮零工经济的主要推手。零工已经不仅是一种工作形式,还成为一种席卷全球的商业和经济运行模式。

技术驱动的元素更加明显。当前,以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为零工市场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零工市场线上化。互联网在劳动者和工作信息的匹配中扮演着撮合者的角色,一些企业通过自己的网站或者第三方招聘类网站,将兼职、短期用工等需求信息发布出来,以招募合适的劳动者,这实际上是把传统的零工交易模式搬到了线上。二是工作协作多元化、远程化。一些组织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及相关的办公软件进行办公,组织内部各个工作单元可以实现跨地区、跨区域的协作乃至外包,从事零工的劳动者可以以远程办公、居家办公和移动办公等模式实现就业。

参与主体更加多元。与传统零工市场不同,除了过去那些简单的以体力劳动为主的短期性、临时性的工作外,一些需要较多知识和技能的专业性工作大量出现,并催生了“斜杠青年”等大量自由职业者群体。一些劳动者与其他组织或个人协作的方式被形象地称为“U盘化”生存。零工市场的参与主体呈现出受教育水平逐步提高、年轻化的特点。

社会认知程度更高。在传统观念中,零工市场通常与非正规就业市场相关联,工作的性质多数是非关键岗位、临时性的。从事零工工作,更多地被看作是谋生的一种被动选择。在今天,随着新生代劳动力大量进入职场,他们对于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感到枯燥无味,希望能够以一种更为自由和弹性的方式工作,让自己获取更多平衡工作和生活的选择权。因此,大量年轻的劳动者开始主动选择打零工的方式,以换取一种弹性、自由的工作状态。应该说,选择弹性工作并非新生代劳动者的专利,只是互联网和生产方式专业化分工大大催化了这种工作方式。

推动零工市场健康持续发展

零工市场已经成为我国人力资源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看到其积极作用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劳动关系、社会保障、员工权益保障等方面,这类市场还存在一些短板和问题。比如,一些企业为了降低雇佣成本,把长期使用或者合作的劳动者划分为非正式工,损害了劳动者在休假、社保等方面的权益,而且从当前制度体系看,这种做法还处于灰色地带,难以监督监管。再比如,对于那些专职做零工的劳动者来说,就业稳定性不高。为了保证获得一定的收入,他们不得不按照企业或者零工平台的规则夜以继日的工作。当大量低端劳动力投身零工领域的时候,会增加此类群体的供给竞争,使得他们与其他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存在扩大的可能。为此,零工市场建设还需在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加强,确保零工市场“灵活而不零乱”。

统筹考虑零工市场和其他人力资源市场的建设。由于经济发展阶段、参与主体、管理体制等原因,我国的人力资源市场形成了包括人才市场、劳动力市场、零工市场等多个市场。这些市场之间不是完全独立而是相互关联的,特别是随着劳动者素质的提升以及劳动力流动性的增强,这些市场之间的边界日趋模糊。因此,零工市场在统筹建设上要注意两点:一是要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出发,统筹考虑劳动者在不同市场之间流动的现实需要、切身利益和不同市场独有的特点,构建一套基本制度体系,以保障劳动力可以顺畅流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前劳动者在不同市场的流动越来越频繁,今天在零工市场干得风生水起,明天可能就会到一个相对稳定的体系中工作,这就需要相关的社保、人才评价等制度在不同市场之间衔接得当。同时,在制度设计上,还要根据不同市场的就业形态,体现不同市场之间的差异。二是要立足人力资源市场中求职招聘日益线上化的特点,因时因地建设零工市场。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建设人才市场、劳动力市场不同的是,现阶段零工市场建设的重点在于规范网络招聘、平台用工等行为,而对于线下实体场所的建设,则应根据不同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需要,因地制宜进行建设。

补齐零工市场运行的制度短板。对于零工市场出现的新问题和新的制度需求,国务院已经做了一些重要部署,比如今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对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兜底措施、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等进行了安排。未来,还有两类制度需要加快出台和完善:第一,劳动者与相关利益者关系界定和权利义务划分的制度,这是规范其他权利义务的起点。第二,探索建立和完善从业劳动者积极、便利参加社会保险的管理制度。针对零工参保的痛点,依托自贸区、综合实验区等加快试点和经验推广。适应灵活就业人员就业稳定性低的特点,在现行参照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基础上,适当降低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养老和医疗保险的基数。鼓励商业保险公司、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和用工平台等联合开发适合零工经济从业人员的医疗、养老、人身意外伤害等商业保险产品。探索商业保险付费和现有社保缴费的衔接机制,畅通劳动者流动的制度通道。

加强零工市场的引导、监管和服务。积极引导零工经济参与主体建立可持续共享共赢机制,以国内外一些平台公司对从事零工的劳动者实施的职业发展计划为样本,积极在社会进行宣传。鼓励雇佣方、发包方、平台方在利用零工市场灵活优势的同时,采取适当向劳动者倾斜的人力资本投资、利益分配等经营策略。利用市场监管、税务、人社、公安等部门的数据交换机制,对以纯粹降低成本的“化整为零”行为进行监管、纠正和打击。充分发挥工会、妇联等组织的作用,为零工从业者职业发展、权益维护等提供有力合理的服务。